[ 鸞文專頁 ]〔法會超渡鸞章〕

 

<誦經要訣及功效>

文化院普尊真人傳筆

 

為使某一劫數得平息,或為某一人解脫業債,或為某一人除卻病苦,甚至為冥司某一亡魂淨業往生,苟非藉經之力使其性靈或心思鎮定與端正起來,則不足以解消其苦難或渡其往生。

 

夫性靈正,而後自得其平,經之功力即循著正平中實現,則劫數或苦難因而弭化。

 

誦經時,其聲音得恆,如金玉之鏗鏗;其心之誠,如木石之悠悠;同時運平時所修之功德、所養之正氣、所發之純音,悉數施捨作用,並且秉身之天賦以為轉變之力量,則所求之事,或所禱之願,無不由此純正之氣概而感格,或神明應聲降臨作法。

 

誦經之人平時之修行,或平時之積德,既成為誦經時最力之本錢,故平時多積功累德,乃是解人難、救人苦、渡冥往生之莫大利器。

 

為人誦經功德不小,此內有一段汶羅祖師訓勉誦經生之話:「夫一@所涵,惡厲為障,虛靈被縛,非善莫化,以善化惡,一切實賴人心。人心所賴,其在精誠,誠能不息,則精@所聚,諸厲為消,厲消劫弭,難亦解、苦亦脫、冥靈亦渡,不徒眾生之福。」

 

各生篤道,各知所嚮,深足嘉慰,自今以往,惟願念念在誠,刻刻趨善,積功累德,誠善不懈!道有攸歸,汶淇之望,各生勉焉。

 

念經修道,則修道在人,人修在心,心之向善,盡在於慈,慈願擴充,道必得窔,但得窔不難,重要在靜持。所謂靜持,必然是愈持愈靜、愈靜愈持,所以持之能久,至於靜無所靜,則現一片空靈,斯時全靈全性,合勻玄妙,進出玄妙之域,則已經功成道就,遂至功成之後,能不為己,世界即現安寧無侵,永遠無擾。修道之要,本來無奇,惟能自然,能守能行,便得見真如。但當修之時,最忌四疾,即矜、急、偏、躁;一矜則必嫉,二急則喜功,三偏則易廢,四躁則無成。斯能一病不沾,正是道器。

 

汶羅祖師訓話:「經多言行,何以論之?而誠則可以消弭災劫於無形,普渡生死於衽席及樂土,其法無他,經句均為金玉之言,蘊藏一團正氣,虔誠誦之,則人之善行功德與正氣與經句言合,而發於悠彌之境,則六合之內、宇宙之間無所不感而斯應,絕非人之誦經,並有神而為之驅使。」

 

故:「誦經者,既而誦,以誠為佳,以善以功以德為本,勉強無益,反而欠人債莫贖。所謂『誦而神來守舍無益』,誦經者須切記,若能先備基本,平時養蓄,到時誦經即可作用。」此段透露誦經要訣,一切賴以積善累德與真誠之心,可得真正實效,不然日日跪拜或一日幾次唸誦,亦難解脫一切,如願以償。尤其為人誦經,為避免加重債欠,應該明經、悟經、行經,備裨福祉,而不宜勉強,反作誤人誤己。記得 汶羅祖師一句話:經不是歌,不是演唱,經自涵內表現於行,藉內然之@貫神唸出來。試看今來唸經之人,幾家貫通領悟,從唸經情形即可以得知。

 

經則是徑,亦是境,似凡人之出境證,宜以靜參默悟,得悟心性之明,念一句揣一句之妙典,或誦一聲領一聲之玄機,豈可口誦而心不思維?既知五教各具經典,其中有入世、有出世,皆由入而出、由出而入,但人人之心經則不然,人人皆有一本心文,轉為心經,則人人皆有一本自己之經;此本心經,務必從心明口實中,一句合一句之行宜,對準發音。

 

汶羅祖師云:「人人皆有一本屬於自己之經,發揚自己之經,凌駕歷代神佛之經,甚至超越突出神佛之經。是夫為師授徒之目的。」又云:「爾不惟在夫之圈裡修成,宜當突出夫之修圍,超越夫之成功,才是夫之好學生。」此段話,證明人之成功不宜受限於某範圍,應該突出聖賢。吾人皆知,古聖賢當時之生活環境不比現代人,故不宜以古人之生活,限制現代人之生活。只在時代進化之生活中,擇善固執,光大一點良能,則人未來之去處,應另有一更新之寶座待現代人去登基,同樣作神稱佛,照耀人間,庇佑世民,為萬世禋香,經流萬古為人誦唸。夫認為上述才是今日吾人修經念經之真正法度。

 

附:汶羅清水祖師示:「誦經貴心誠、貴素德,而不貴形式。團誦每五人一組,一組用振鈴,以節起止,其他鼓鈸鐘磬,一概從免。勿患於假作道事或佛事。」

 

孚佑帝君訓曰:「氣清斯和,既和乃凝,凝於空則聚而洽,是以生化悉出,誦經祈雨,誦經祈安,誦經往生,必悟是旨,而後誠以感接,道之養候,充結自固,心與天合,以度以普。」今日世界頻傳沴厲之作,豈有他哉!係人意不調,人心不古,乖氣彌塞,其致之因,由來愈漸,而成劫數。惟願天下修士,體天立德,自平其心,而充其和,幾希之間,回天之力,則獲有所資。吾言勿忘,慎弗以為己身之細,而於大數臨頭,還作自存無關輕重之想,惟能庶乎合力於群,起而轉之,誦經念佛,以解以化,不惟功德無量,劫亦胥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