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由本院顧問蘇清緞老師的友人木下浩司郎先生的引導介紹,我們在中野參觀了擁有670萬佛教徒的「立正佼成會」。蘇老師是本院公關林副院主少時就讀高雄商職時的老師,而木下先生則是蘇老師在日據時代就讀高雄中學時的同學;透過這層關係,使我們領受到貴賓式的招待及深入的參觀介紹。

木下先生引導我們至普門館,該館可容5000人,進行音樂、戲劇、演講、會議等活動,是一所多功能的文化殿堂。負責接待我們的,是涉外課長V山友利先生。首先他向我們解釋「立正佼成會」名稱的意義,即「人們須以正確的教理作立足點,如此在人際間交流互動中,人格才能趨於成熟而出人頭地。」正如台灣諺語所謂「腳踏正,得人疼。」該會的主神是釋迦牟尼世尊,昭和十三年,開山教祖庭野日敬有鑒於當時社會不安定,為協助人們建立一個光明的社會而創立;三十一歲的他,極力倡導宗教生活化,並以建設人間天堂及促進世界和平為兩大目標。西元一九七0年起,每二年一次在國外各地召開「世界宗教和平者會議」,同時興辦學校、醫院等各種教育事業,俾借宗教的力量,也研究世界宗教,將人間開放得更光明。我們感覺如此的宗教,頗踏實也頗有遠見。

 

真理見證比神靈見證更踏實

由於參觀當天,剛好是立正佼成會北教會成立三十五週年紀念,我們被引導至大聖堂觀摩紀念大會。大聖堂顧名思義,乃是安置該會教主釋迦牟尼世尊之處,神像身高三米,連台座及背光計約七米,金碧輝煌,是宣導該會唯一經典《法華三部經》的地方。信徒在一樓會堂慶祝,我們在二樓後方迴廊藉著電視錄影轉播了解現場,並有一位女會員很熱心地為我們解說。只見當時講台上有約九人的祭禮團朝賀神尊,主祭司聲調宏慈地誦讀禱文,而全體信徒也跟著誦念簡單幾句重要偈文;在雅樂的陪襯下,令人感到莊嚴肅穆,氣氛融洽和諧。祭禮完畢以後,隨即有信徒代表上台報告見證感言及信仰心得,但見此位代表所言抑揚頓挫,聲淚俱下之情,必有多人深受感動。因此,筆者以為這種現身說法,所表達的是實際上的親身感受,具有無比的說服力,可加強信徒的心志歸向;然若所發表的,是體悟道理、實踐真理的見證,將比強調虛無玄妙的神靈感應或個人英雄式的崇拜,來得更為踏實重要而有效。

 

為宗教協力而行善

為了利用時間,我們於大會進行中途前往法輪閣參觀教會的文物及其精神信仰的內涵,涉外課長強調:「會內重視孝道,首孝父母,次拜祖先,進而景仰神德。」此與本院汶羅祖師常提醒學生的「人無孝不許立」,或古人所謂的「百善孝為先」如出一轍,亦可見古今中外,做人的基礎皆不出本院汶羅祖師所說的「拜神的信徒若不先將父母安頓好,則在信仰中將得不到好處。甚至修道者,若不能體認自己與父母長輩間的關係,進而先修好此項親密關係,勢必離道越遠,更遑論成道得道。」涉外課長又說道,該會主張「行善積德」,甚至為宗教協力而行善、為世界和平而行善。因此,個人有感於「獨善其身」與「兼善天下」是相輔相成,在宗教中,教理教義幫助我們省察自己、了解自己,進而能超越自己、協助他人,如此以提昇個人在生命中的價值。誠如 國父所言:「人生以服務為目的,沒有能力的,至少盡一己之務;能力愈大的,當盡其能力為千萬人服務、造千萬人之福。」今天,院生們配合汶羅祖師的指示到日本化令和訪道一事,每人不惜花費金錢、時間、精神,默默地為世界人類的安危而奔波,所秉持的原則,何嘗不是出於服務他人及兼善天下的動機?而燒化幾張符令,以求駕馭鬼神禳化天災的效果,院生們若不能在平時即督促自己努力行善以積德,又豈可能達到此目的!因此,無論任何宗教,每皆勸人以行善積德。可見要成就自己或成全他人,莫不以此為方法;而宗教界中任何術法或持咒法門,亦莫不以此為依歸,才能達到助人的目的。

 

教祖一句 無人敢違背

立正佼成會在短短五十六年間,會員的數目便達到230萬戶家庭,世代相傳;而分會的組織,亦在日本設有239個分會、海外七分會、、台灣一分會。這種成長的速度,以及龐大的組織,如無一種有效率的管理制度及萬變不渝的精神理念,是無法獲得此成果。而今天的日本,不只立正佼成會有如此的成就,救世教、天理教、日蓮教等其他教派,組織也很龐大;究其原因,不外宗教理念的貫徹。日本人民族觀念的根深蒂固,使得他們無論處於何種環境與條件,皆能永遠忠於主人;以至教祖一句,上下無一人敢違背,每人對其教祖的一言一語皆伏跪領受,尤其恪遵宗教命令以達成目的。反觀台灣本地的廟宇人事,誰也不尊重誰,普遍的現象是「崇財富之心理太重」,此乃受到社會上價值觀的影響,以致事神者見財富如見祖公,人人崇財為財,不能肯定神示與宗教理念,演變成有錢人辦宗教,「誰能奉獻得最多,便聽誰的」,完全依奉獻者主張而辦,而不是憑宗教家經驗而辦;人人都要主張,而廟務的宗旨與方向隨時都在變動,這便是台灣宮廟一直鬧不停的原因,也是目前廟宇無法在社會上推動較有實際規模的工作或成果的原因。所以,要使廟宇真正發揮它的宗教效益,至少應有下列幾項認識:

 

慈善家是助道 不是主道

y宗教是眾人的萬年大業,廟宇應聘請真正有概念的宗教家駐院為主持。

z提錢贊助奉獻的慈善家是助道,不是主道,以免「外行人命令行家
做事」。

{三年一任的宗務執委會應只是提供意見,而無權主理宗務。

|若有「出錢就要管人宗務」的情形,則此錢再多也不可收受。

}要辦好宗教,則必須研究世界宗教觀、世界民族思想與信仰,並研
究人類心理,才能了解宗教,絕不是有錢人就能辦好宗教。

以上五點,是訪問立正佼成會歸來後,於飯店房內大家討論心得的結果,提供給讀者參考。

當日中午,我們在該會的餐廳享用精緻味美的便當,並互贈書刊與紀念品。大家彼此依依不捨,尤在涉外課長及木下先生等一行人親自送至大門口之際,特別叮嚀我們:「去天理教參觀時,勿忘代為問候。」盛情實為感人。

下午我們在明治神宮後面的公園中,化第二道符令。園內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優游閒散地享受著大地的一切,我們的加入並未干擾到他們,而他們也無心去注意明天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依然故我……但願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永遠讓每個人保持那份安詳、靜、歡欣。

回首頁